Welcome, please login: MiTender  


铁矿石指数定价遇阻 淡水河谷销量明显下降

      今年以来,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淡水河谷(Vale)、力拓(Rio Tinto)、必和必拓(BHP)单方面推行铁矿石指数定价的行动并不顺利。
      在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下称中钢协)举行的2010年第三次信息发布会上,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透露,6月份,三大矿山其中的一家公司,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份额“明显下降”,引发了该公司的高度重视。
      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,这家公司是淡水河谷。
      记者获悉,由于指数定价在中国市场“水土不服”,力拓、必和必拓渐渐选择更灵活的定价方式,以维持中国市场对其业绩的贡献;淡水河谷则由于运距远、定价方式单一等因素,自6月份开始,在华销售量遭遇重挫。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国际矿商们正在为中国市场供求关系变化做准备。
      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对本报记者表示,钢厂的经营形势依然严峻,随着供求关系变化,铁矿石价格将继续下跌。
      销售份额骤降
      在2010年铁矿石谈判中,三大矿山中提价幅度最大的淡水河谷,现在的日子却是相对最难过的。
      受澳大利亚矿商扩产冲击,今年以来,巴西淡水河谷在华市场的销售份额骤降。
      海关数据显示,2009年,巴西矿(注:淡水河谷占巴西矿90%以上份额)占我国进口铁矿石总量的28%,进口量为1.42亿吨;而今年1-5月份,我国进口巴西矿的份额减少至23%,下降比例为5%,进口量为5122万吨。
      进入6、7月份,巴西矿进口量降幅更加明显。一位央企矿产资源贸易部门的副总告诉本报记者,受澳矿积压,淡水河谷6、7月份在华销售量明显减少,“大概少了10%至20%”。
      与其竞争对手力拓、必和必拓不断扩产相比,淡水河谷铁矿石产量不升反降。去年,力拓增产1.5亿吨,而淡水河谷却由年产3.8亿吨下降到2亿多吨。
      上述副总表示,铁矿石销售环节直接影响生产环节,如果销售量减少,矿山扩产计划将受阻。
      澳大利亚矿商近期还不断传来扩产消息。8月4日,力拓方面在发给本报记者的新闻稿中表示,将进一步投资7.9亿美元用于其西澳皮尔巴拉地区铁矿石产能扩建项目。
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罗冰生对本报记者表示,今年,我国进口铁矿石含铁量(注:即品位)呈下降趋势,平均含铁量约51%。
      这意味着,平均品位在60%以上的巴西矿,并不受市场青睐。
      此外,自铁矿石定价模式由年度长协定价改为季度、月度定价后,以必和必拓、力拓为代表的澳矿,不但牢牢把握原有的长协份额,还正努力占领现货市场。
      “我的钢铁网”咨询总监徐向春表示,近年,印度采取加征关税、限制出口等多种措施,不断加大对铁矿石出口的限制,这为澳大利亚矿商扩产提供了有利条件,印度矿传统的现货市场空间将受到澳矿挤压。
      考验新定价模式
      近年来,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占全球海运铁矿石总量60%以上,因此,淡水河谷必将对其在最主要市场的失利进行反思。
      上述副总表示,中国钢铁企业和贸易商对淡水河谷的指数模式表现出“不适应”。
      据本报记者了解,淡水河谷采用前一季度的均价来确定当季的铁矿石协议价格。淡水河谷曾声称这一定价方式“能让钢铁公司提前知道下一个季度的价格,有利于钢厂控制成本和管理库存”。
      但河北燕钢一位原材料进口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,指数定价“说起来动听”,实际操作起来却缺乏灵活性。“比如按照现在的指数价格,我们还不如去现货市场买矿,指数定价并不能及时反映市场走势,难免会导致钢厂再次违约。”
      罗冰生也指出,目前铁矿石指数定价存在“很多弊端,不能适应市场变化”。目前的指数定价是依据新加坡普氏指数、以青岛港62%含铁量的铁矿石到岸价格来确定的,这一定价方式,首先,其指数询价依据是报价而不是实际成交价格,“缺乏代表性、权威性、科学性,并且不符合市场实际情况”。
      海运费波动是指数定价方式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另一大障碍。据本报记者了解,指数定价是到岸价格,实际成交时需要扣除海运费。罗冰生认为,海运费波动比铁矿石价格波动更加频繁,无法确定所扣除海运费的标准。
      对中国钢厂来说,指数定价还不能反映“优质优价”的买卖原则。
      上述副总告诉本报记者,自今年三大矿山实施指数定价以来,定价方式其实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而是经过钢厂、贸易商与矿山博弈后灵活确定的。
      “由于淡水河谷的海运距离最远,定价方式最单一,因此,会阻碍其在中国市场的销售。”上述副总说。
      铁矿石将降价
      淡水河谷除了要重新审视其在华销售现状,还要与力拓、必和必拓等国际矿商一起,面对中国需求周期性萎缩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中钢协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铁矿石同比仅增长4.06%,进口铁矿石增量大幅下降;另外,二季度以来,连续3个月国内进口铁矿石的当月量同比下滑。其中,4月份下滑2.94%,5月下滑2.92%,6月下滑14.72%。
      罗冰生认为,今年上半年,由于除中国外的铁矿石需求还处于恢复性增长阶段,仍未达到2008年上半年的水平,这说明今年上半年铁矿石涨价是由中国需求的支撑起来的。
      8月4日,澳大利亚FMG矿业公司CEO安德鲁·福里斯特表示,随着中国钢铁市场走软,全球铁矿石价格面临进一步波动,可能下跌25%,9月份的铁矿石价格可能从6月份的130美元每吨降至100美元,“我们必须做好接受市场下滑的准备”。
      安德鲁·福里斯特认为,中国需求下降不是因为国内经济失去动力,或是指数定价取代长协定价所导致的,属于正常供求变化。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国内整顿铁矿石进口秩序的举措一直在推进,罗冰生表示,整顿的目的是形成中国钢铁行业铁矿石供应保障机制。
      罗冰生透露,中钢协和五矿商会正在研究调整铁矿石进口资质的数量,调整结果不久后将公布。
      按照罗冰生的说法,此次调整,将提高进口企业节能环保的标准,还对企业资金实力有所规定,获得进口资质的企业数量将有所下降。
      罗冰生还称,中钢协和五矿商会已成立进口铁矿石流向审查办公室,将对每一单进口铁矿石的流向进行审查,减少铁矿石价格的人为炒作因素。
      此外,中钢协还召集会员企业,以“行业自律”的形势,继续推行铁矿石代理制。

摘自:21世纪经济报道




2010-8-9

copyright 2007 Million Link(China) Investmen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